登录|注册收藏本站|在线留言|联系深圳演艺集团|站点地图

欢迎来到深圳(国际)杂技演艺集团公司官方网站!

深圳演艺集团【深圳市福永杂技艺术团】深圳唯一一家集创、编、演为一体的专业演出团体!1000家企事业单位文艺演出整体策划经验

咨询热线:0755-27398899

热门关键词:

深圳演艺集团荣获省级、国家级和国际级多项奖项
首页 » 公司动态 » 丑小鸭变成了金凤凰----福永杂技团成长的传奇故事

丑小鸭变成了金凤凰----福永杂技团成长的传奇故事

文章出处:网责任编辑:作者:人气:-发表时间:2013-11-18 21:24:00【

  筚路褴褛,鹏城第一个“公办民营”的杂技团

  1998年初冬的一天,河南省洛阳某杂技团副团长王敬宇带着20多个演职员,坐在一辆江淮牌破旧大货车上,风雨无阻,连夜兼程,奔向深圳龙岗的一个街道演出。车到深圳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司机不大熟路,迷迷糊糊,误冲误撞,把车开到了深南大道上。虽然半夜,深圳马路上仍然灯火辉煌,灯亮路净、树绿花红,使冬季寒风中从北方赶来的一队人马精神大振。王敬宇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他走下车,脱下土棉袄,跺跺破皮鞋,用手抹一把脸上的灰尘,对同伴们说:“这个地方真不赖,不要说俺们洛阳比,比省城郑州都要好,要是能在这里多演出一段时间就好了。”

  文艺小分队开着大篷车,开始在深圳走街串巷演出节目。当来的宝安福永街道演出时,受到了宣传部长郭培源的注意。他认真地看完了他们演出的节目,心中暗暗作喜,有了一个想法。演出结束后,郭部长在大排档请演员们宵夜。喝了两杯酒,高兴了,话多了,郭部长冒出一句话:“干脆收编你们,到福永住下长期演出好不好?”王敬宇一怔:“那敢情好。内地演出市场不好,演一场三五百元收入,还经常没人请演,演员们几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深圳一场演出酬金三五千元,是内地的十倍,要能在这个城市站住脚就好了。一段时间我脑袋里也不断冒出这个想法,咦,一瞌睡就有人给塞枕头啊。但是…怕是郭部长说酒话吧?”

  喝了酒郭培源说话是有点兴奋,但却不是说酒话。他想拥有一支自己的文艺队伍想了好久了。自从深圳开展创建文明城市活动以来,宝安区要求加强文化设施建设,达到“一镇一广场”标准。福永带头建起了福永万福广场,一万多平方米的广场,镜面花岗岩铺地,吸引居民晚上来跳舞唱歌参加各种文体活动。名叫万福广场是因为这里有上万个福字组成的紫砂烧制的万福墙,还有19米高的花岗岩龙雕,这两样东西创造了吉尼斯纪录。广场边修建了包括有大剧场、图书馆、美术室等多项内容的文化中心。自从有了文化中心,郭培源感觉到应该有一个自己的演出队,名寺要有高僧,骏马要配好骑手嘛。王敬宇小分队的演出给他留下很好印象,杂技惊险活泼,用人不多;能够看出来这些演员很敬业、能吃苦;再加上王敬宇善于经营,如果能将这支队伍收编,对活跃镇里的文化生活肯定有好处。

  酒逢知己千杯少,大家越谈越投机,越谈越近乎,最后一碰杯:讲定,搞掂!王敬宇拉来队伍,福永杂技团成立了。建团之初,福永杂技团只有30多人和两台大篷车。在“公办民营”的办团模式下,在政府的支持下,团队靠着自己的功底和拼搏精神,开始活跃在深圳的演出市场上。

  初战告捷,全国比赛斩获金奖

  王敬宇初步站稳了脚跟。但是他很快就感到不满足。他想让这支队伍打出名气,成为一个有影响的杂技团。这是打市场的需要,也是王敬宇个人理想实现的目标。

  机会很快就来了。2002年全国有一个杂技赛事在贵州遵义举办。当王敬宇得到这个消息时,报名期已过。本来也可以等下一次机会,但是心急的王敬宇等不及。他急忙打电话给组委会要求报名。组委会一名负责人感到惊奇:没听说过深圳有杂技团啊?王敬宇汇报了福永杂技团的情况。这位负责人半开玩笑地说:“已经过了报名期,不行啦…不过赛事的经费不足…嗯,如果你们能给一些赞助费,可以想想办法…深圳有钱啦…”王敬宇一咬牙答应了这些条件。后来王敬宇有些后悔了,他没有想到会花那么多的钱:报名赞助费、服装费、导演排练费、作曲费、演员不够外请演员费、参加比赛20多人的交通费住宿费,再加上排练期间不能演出造成的损失费等等,加起来竟然达到七八十万元。

  王敬宇感到压力太大了,需要找领导诉说。他通过关系找到了市委宣传部领导的电话号码,贸贸然打通电话汇报了这件事。领导感到非常诧异:“没听说深圳有杂技团啊…你们认真准备吧,我抽空去看看你们排练。”领导说话算数,在队伍出发前夕真的来看他们的排演。看完后热情鼓励王敬宇说:“不容易,如果你们比赛拿到好成绩,我来祝贺,奖励你们。”领导的话给了演员们极大的鼓励。在遵义比赛中一鸣惊人,他们的《鹏跃神州大跳板》拿到了金奖。王敬宇连忙打通电话向领导汇报了喜讯。领导大喜:“犒劳一下,你们回来坐飞机,别那么辛苦坐长途车了。”王敬宇嘴上说:“好好好,谢谢领导。”实际上,哪有钱买机票呢?演出队还是乘车回到了深圳。让王敬宇没有想到的是,万福广场上锣鼓喧天,舞狮舞麒麟,居民们用最隆重的仪式欢迎他们凯旋;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市区各奖励30万元、镇奖励10万元,为准备比赛投入的成本基本上收回来了。王敬宇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乐得半夜睡觉几次笑醒过来。后来他常常念叨这件事:“深圳收留了我,又在最困难时支持了我,俺是一个知道感恩的人,我应当为深圳作大的贡献。”

  后来,福永杂技团拿奖就成了常事。先后荣获了国家级专业奖项20余项,其中,《晃圈》、《跳板蹬人》分获全国杂技比赛和全国青少年杂技比赛金奖,还创下了两个吉尼斯纪录:《鹏越神州-大跳板》的“叠罗汉”创造了7节人的高度;2005年法国摩纳哥第十七届国际杂技大赛中勇夺金奖的节目《科技灵光-晃圈》中,主要演员创下了同时晃动280个呼拉圈的纪录。

  如今的福永杂技团已是一个拥有200多名演职人员、一年演出近500场,节目以杂技为主打,兼有曲艺、歌舞等多种舞台艺术形式的专业艺术团体。王敬宇也得到了全国杂技界的承认。2006年3月,在中国杂技家协会召开的“全国杂技协会工作会议”上,王敬宇获得了“2004~2005年协会工作突出贡献奖”,全国只有两人荣获这一奖项,而民营杂技团团长能获此殊荣更是此奖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名师联手,用国际手法打造中国杂技秀

  王敬宇又开始不满足了。虽然福永杂技团排出的杂技节目一个个地获奖;在深圳的演出也非常好,大受观众欢迎;他们还派出一个小分队到美国拉斯维加斯参加演出,出售劳务赚点小外汇。但是他觉得自己的抱负还没有实现,还应该向前发展,就像鹏城的大鹏鸟一样一飞冲天,凌空翱翔。做什么呢?他想排演一台杂技剧。

  杂技剧是杂技的升级版,融入了文学、戏剧、舞蹈、音乐等多种舞台艺术元素,是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这方面加拿大的太阳马戏团已经创出了一条成熟的路子,排演的十多台“秀”享誉世界;国内也有一些大杂技团尝试排出了几台戏,比较出名的有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的《天鹅湖》、上海的《时空之旅》,听说广州市杂技团正在排练《西游记》等。但是人家都是拥有几百人演职员队伍、有政府强大财政资金支持的国有杂技剧,而福永杂技团只是个拥有几十名演员、靠自己在市场上打拼的民营队伍,行吗?如果团长只求温饱、怕冒风险,那肯定不行;但这个团的团长是王敬宇呀,勇于追求,敢于折腾,他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既然想到了这条路子就非走到底不可。

  一台大戏与一个简单的节目可不一样,前者要求高多了。别的不说,首先是导演特别要选好。导演是戏的灵魂,导演好,戏不一定成功;导演差,戏绝对失败。这个问题上王敬宇丝毫不敢马虎。他与国内好几位知名导演商谈后,最后将目标锁定在边发吉身上。

  边发吉是中国杂技协会副会长、河北省文化厅副厅长。他是中国杂技艺术行业中的佼佼者,曾任河北省杂技团团长,也在北京大学攻读了艺术硕士学位,形成了自己的理论,写出了《杂技概论》一书。他编导的节目在国内外多次获奖,他策划并导演了《玄光》、《中华魂》、《天缘》等多部大型杂技剧,艺术上取得的成就为同行们所称道。但是,这样的大牌导演可不是好请的。

  王敬宇有自己的办法,他用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的劲头,一次次登门邀请边发吉出山。边导演开始怀疑:这样小的民营团能完成这样的大业吗?最后被王敬宇的诚心感动,决定南下深圳排戏。经过讨论,边导根据这支队伍的技术力量和表演特点,最后同意王敬宇关于排演《美猴王》的想法,但是他根据其他杂技团拍同类题材杂技剧的经验和教训,决定另避蹊径,排出一台艺术概念完全不同的新剧。

  有的团排演的西游记杂技剧重点放在了讲故事上,好处是突出了人物和情节,缺点是压制了杂技本体语言的发挥。按照边导的观点,杂技的本体语言是技巧、造型和道具。与语言、唱腔类的话剧、戏剧不同,讲故事、重情节等表现手法,不是杂技艺术所长而是所短;杂技艺术要扬表现杂技技巧之长,避讲述故事情节之短。根据这个导演思想,边导确定了几个创作原则:一是不用《美猴王》或《西游记》这样太具象的题目;而是定名为《梦幻西游》,以似梦似幻作为这台戏的主要艺术特点。二是不将讲故事作为这台戏的主要任务,而注重杂技技巧等本体艺术手法,选择符合剧情需要的杂技节目为基础进行再创作提高,突出“杂技”特色而不是“剧”的份量。三是将西游记的故事、人物和主要场景作为文化符号,调动观众在看剧时通过自己的回忆和想象还原西游记的主要故事线索。这个创作思想实际上是后现代艺术创作原则的应用。四是提炼出几个人物符号,用各种高难度技巧来表现《西游记》名著的文化内涵,彰显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合一、包容忍让、积极向上、和谐共存”的思想理念。

  边导将自己的艺术理念运用到了剧中,他为《梦幻西游》倾注了自己的全部心血。剧大的修改经过两次,小改不计其数。整个杂技剧分为序幕、五幕正场和尾声共7部分组成,分别以风、山、水、天、火、地、光7个字命名。主要剧情包括花果山称王、海龙宫借宝、猴王闹天宫、越过火焰山、大破盘丝洞、波斯国欢乐、西天取真经等故事,惊险奇丽,引人入胜。

  该剧有几个特别出彩的地方受到专家们的充分肯定。一是突出了杂技的本体语言。剧中选用了大跳板、晃圈、蹬伞、钻地圈、传草帽等节目,这些节目都是在全国比赛中获奖的优秀节目。这方面,边导特别注意吸取了太阳马戏团的教训,该团排练的一些“秀”为迁就剧情需要而破坏了杂技节目的完整性。为此,边导的做法是尽量在每一幕保留若干个比较完整的节目,避免在表现剧情时不破坏杂技的本体艺术语言。

  二是按照剧的要求流畅地讲述故事。杂技剧讲故事的方法是将人物变成符号,用场景构成故事发生的环境,但是点到为止,亮相即可,不具体展开故事。舞台最大的创新是利用后四度空间,设计出“台中台”、“戏中戏”,舞台上同时出现了大小、前后两个舞台。前面正式的大舞台上展现的是各种杂技节目,后面空中小舞台上出现的是天庭的诸神、龙宫的虾兵螃将、路途上的妖魔鬼怪、行走的师徒四人等,达到了极佳的艺术效果。

  三是充分利用剧的大容量表现各种艺术形式。根据剧情需要,恰如其分地加入了魔术、舞蹈、武术、戏剧、文学、音乐等各种因素,舞美也采用了声光电等很多高科技手段。各种艺术,大胆借鉴,各种手段,为我所用,目的只有一个,增加戏剧效果和艺术美感。在这一点上,应该说借鉴了太阳马戏团的成功经验,开始用国际流行的手法打造中国的杂技秀。

  边发吉成功了。回过头看,王敬宇很有眼光,找边导找对了人,名厨烧好菜,名师出高徒,名导排出了精彩的大戏。

  《梦幻西游》,杂技领域的舞台精品

  在外人看来王敬宇排演《梦幻西游》很风光,实际上吃尽了苦头。王敬宇初生牛犊不怕虎,没有金钢钻敢揽瓷器,他低估了拍一场大戏需要的人力财力物力巨大的投入量。

  王敬宇开始排戏,就发现自己好像骑上了猛虎心里吓得要死但是下不来了。排演一场大戏与排演一个节目,完全不是一回事。粗粗一算,编剧导演费、排练费、作曲费、服装费、舞美制作费、灯光购置费,需要大量的投入;福永杂技团人数不够,需要从河北歌舞剧院、河北省杂技团和吴桥杂技学校租借演员,这些人员的工资和食宿支出是一大笔开支;因为排练《梦幻西游》,剧团停演近一年,这又是一笔很大的收入损失。几笔费用加起来要上千万元。对于排演一场大戏来说,上千万元其实不算多,国有的大剧团排演这样的大戏可能需要3倍的资金。尽管如此,对一个小小的民营团来说,这样大的资金投入是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最困难的时候,王敬宇深圳河南到处借钱,还卖掉了自己的住房收款180万元投入排练,没房住了王敬宇搬到办公室与演员们住到一起;受到团长榜样感动的孩子们也将自己几百元几千元的储蓄借给剧团集资坚持排戏…对福永杂技团、对每个团员来说,这是背水一战,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大家将事业理想、前途抱负、个人饭碗等等,都寄托在了这台大戏上。失败了,可能要另谋出路;成功了,才会有铺满鲜花的舞台和喝彩的观众。

  王敬宇感到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他又想到了政府,开始找领导请求给予支持。市文联领导感觉到这是一个大胆的有创意的作品,首先表示支持。宝安区和和福永街道(福永后来由镇改为街道)再次伸出了火热的双手给予帮助。宝安区投入巨资给予扶持;福永街道免费长期提供排练场地。但还是不够,王敬宇又找到了市委宣传部。市委宣传部的领导认为,市委提出“文化立市”战略目标,打造文艺精品是当然的任务之一;深圳专业文艺团体少,“藏艺于民”是这座城市的特点。因此,要注意扶持民营文艺团队打造文艺精品的积极性,特别是对于王敬宇这样有事业理想、有艺术水平、也有市场运作经验的“操盘手”,要特别给予支持。

  深圳扶持文化的“看得见的手”又开始动作起来了。市区两级宣传部和文联的领导,与主创人员一起研究剧本,到现场观看演员们的排练,春节期间慰问还在坚持排练的演职人员。经过详细论证,市宣传文化基金同意给予资金上的支持。启动资金、借款、奖励资金…几个单位先后为这个剧投入了上千万元的资金。

  经过各方面的努力,5月,《梦幻西游》以一台完整的大戏呈现在深圳舞台上,在文博会艺术节上博得好评,赢得了观众的喜爱。演出后广泛征求了专家和观众们的意见,大家认为:演出成功,表演出色,戏是立起来了;但是由于赶时间,戏显得比较粗糙。

  这种情况下两种选择摆在王敬宇面前:戏虽略显粗糙,但总的说来不错,现在,或者进入市场演出尽快将投入的资金收回来;或者进一步修改打磨,使之真正打造成精品后,参加年底在深圳举办的全国杂技比赛。前一条路容易一些,后一条路更加艰难。王敬宇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决定选择后一条路。他下决心:前面不管有多大困难,承担多大压力,要把《梦幻西游》真正打造成舞台精品。人生来就是要飞翔的,虽说高处不胜寒,但是理想的鲲鹏就是要在高空翱翔。

  剧团无暇休整,又重新组合投入了新的更加紧张的排练。最关键的时候,边发吉又一次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资金不足,处处感到困难,边导有时难免对王敬宇发急,只见王团双手一摊,一脸无奈的样子,气得边导没一点脾气。几次边导想撒手不干了,但是,手中拿着剧本,看着认真排练的孩子们,他心痛啊。实际上这台戏就是他的又一个孩子,能丢下不管让他挨饿,甚至夭折吗?不能!边导只好放下厅长的架子,与团队一起同吃苦共患难。为了省钱,他到深圳拍戏时住廉价的招待所;王敬宇付不出钱来,他动用自己私人关系的资源先把事情做起来,不要影响排练进程。八月排戏到了最紧张的时候,深圳也进入最炎热的季节,北方来的演员孩子们严重不适应,烈日似火,挥汗如雨,头脑迷糊,实在受不了,排戏受到影响。边发吉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让杂技团整个队伍拉到石家庄进行排练。事实证明这个决定非常正确,一是大大节省了工作生活费用;二是避开了深圳最热的天气;三是边导就近指导,加快了排练进度,保证了节目质量。

  11月21日~28日,第七届全国杂技比赛在有“深圳小鸭蛋“之称、豪华现代的深圳保利剧场举行。舞台上,面貌焕然一新、艺术更上层楼的新版《梦幻西游》亮相时,赢得满场喝彩,这台戏脱胎换骨成了真正的精品杂技剧。在全国杂技比赛中,《梦幻西游》不负众望,先是在初赛中从全国七八台杂技剧中脱颖而出,进入了决赛;比赛中又经过激烈角逐,技压群芳,以高票胜出荣获2008杂技主题晚会优秀剧目展演第一名,拿到了参加明年在武汉举办的第九届艺术节的入场券。演出取得了极大成功,受到观众的一致好评,剧场里掌声笑声一片,许多孩子欢呼雀跃,笑得流出了眼泪。于平(文化部艺术司司长)评价说:“这台演出是对中国传统杂技艺术的创新,全剧以杂技为本体,精选的杂技节目作为语言符号,很好地表现了《西游记》的故事内容。编排思路有独到之处,题材雅俗共赏,具有很好的市场推广前景。”

  除了《梦幻西游》外,深圳市沙井金蚝杂技团的《追梦---蹬人空竹》、深圳大宇福永杂技团的《根---倒立技巧》和《水流星》、深圳雅特杂技团的《球技》等单个节目获得了1金1银2铜奖。很多来自全国的评委和观众大呼惊奇,深圳获奖节目数量之多,不要说在城市中就是全国省市都算上,也是获奖最多的城市,深圳成为这次赛事中的大赢家。深圳开始有了杂技之城的声誉。

  《梦幻西游》获得殊荣,是王敬宇团队的努力结果,与深圳各级政府和社会团体的支持分不开,但是边发吉个人的贡献也确实非常大。边导几次谈到这一段经历,感觉复杂,悲喜交加。当荣誉到手,设宴祝贺,大家相谈甚欢时,我戏问边厅长:“我看你与王敬宇的合作与唐僧西天取经有几分相像,经历千辛万苦,总算有好的结果。是这样吗?”边发吉笑言:“你从北京乘火车南下时有没有注意火车声音的变化吗?火车从北京站出来时的声音是‘哐驰--哐驰’,到了河北速度快了变成了‘坑谁—坑谁’,到河南王敬宇家乡以后速度越来越快,声音变成了‘见谁坑谁—见谁坑谁”,对吧?”大家笑翻了天。

  杂技之城,深圳有发展各类艺术的肥沃土壤

  对深圳来说,杂技是外来的艺术。历史上没有杂技团的深圳,现在有了8个民营的杂技魔术团队,而且在全国大赛中一鸣惊人,使国内很多杂技专家大呼:深圳变魔术变出了这么多优秀杂技团。

  深圳选择了杂技魔术,杂技魔术队伍选择了深圳。为什么?理由很充分:杂技是中国最古老的艺术,也是常变常新最有生命力的艺术,所以深圳选择了杂技;深圳是移民城市,有很强的包容性,善于兼收并蓄,所以杂技团队选择了深圳;还有就是杂技是最有希望走出去的中国舞台艺术,深圳应该利用这一个项目将中国文化传送出去。

  先说第一个原因。杂技是中国最古老的艺术。据专家研究,杂技在我国有3000多年的历史,早在公元前3世纪杂技就出现了。汉朝的画像砖、画像石上,有飞剑、跳丸、耍瓶等杂技节目画像;经过魏晋南北朝的发展,到了隋代杂技艺术已经极为成熟;唐代杂技成为宫廷和民间共盛的艺术,这时超常、神奇和险难等特色已成为杂技艺术的审美特征。

  中国的许多艺术历史上都有兴有衰,许多艺术门类甚至死了,但是杂技一枝独秀,路子越走越辉煌。为什么呢?边发吉说:“这是因为杂技一直在创新。”近年来,中国已经成为举世公认的“第一杂技大国”,钻圈、空竹、蹬技、顶碗、手技等绝活在国际杂技舞台上享有盛誉,中国杂技演员在国际比赛中屡次获奖。

  再说第二个原因。深圳有发展杂技魔术艺术的肥沃土壤。深圳是移民城市,北方人很多,其中既有一些杂技人才,也有众多的喜欢杂技的观众;深圳是年轻的城市,青年人对杂技情有独钟;最主要的原因是深圳是个爱学习的城市,兴趣广泛,对各种艺术都抱有欢迎的态度,因此杂技很容易在这个城市了生根、开化、结果。

  最后说第三个原因。杂技是最容易传播中华民族文化的艺术载体。杂技是一种基本上可以不靠语言,而是用技巧造型道具表现的艺术。不用语言,不仅容易被外国观众看懂,而且热闹、好看,很容易让人着迷;杂技表现技巧,有点像体育竞技,一出手就见功夫深浅、水平高低、质量优劣。因此,具有高深技术的中国杂技只要在国际舞台上一亮相,就容易赢得满堂喝彩。正因为以上原因,杂技是最容易“走出去”的中国舞台艺术。美国拉斯维加斯是世界精彩演出最集中的地方,小小城市同时有十几台节目驻场演出,其中绝大多数是杂技、魔术和马戏等,被称作为“秀”(英语词Show的音译)。据说,在拉市的秀演出团队中,有少一半的演员是来自中国的演员。

  对这种情况边发吉评论说:“太阳马戏团用我们的演员、拿走了我们的杂技技巧,用他们的舞美、服装、音乐一包装,变成了他们的文化,为打造他们的文化品牌服务。中国杂技不能永远做国际打工仔,要创自己的品牌,进入国际主流文化市场。”边导的梦想是打造中国的太阳马戏团,笔者认为这才是他愿意执导福永杂技团最根本的原因。

  精彩好看的《梦幻西游》得到了市场的认可,2009年国内外演出市场都有了订单。国内与桂林市旅游局签约,3月将组织80人的队伍到山水甲天下的桂林驻场演出5年;国外与拉丁美洲的巴西、阿根廷、智利、秘鲁等国签约,也是3月将由42人组成的精干演出队,在几个国家巡回演出半年。

  中国杂技呼唤自己的“太阳马戏团”,也许福永杂技团将成为最早的一员。我们预祝王敬宇和福永杂技团像矫健的骏马,在文艺的疆场上尽情驰骋。